安卓真人扑克民办
求推荐重生科技类的小说_
日期:2019-07-29 02:54    编辑:admin    来源:安卓真人扑克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□搜索整个问题。 《材料帝国》《超级能源强国》 这些还是不错的 也够你看 一段时间了,注意看小说 一定要一直看到完,不能东一下西一下的,我以前就是看这个好,那个也好,结果就看乱了□□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□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《材料帝国》《超级能源强国》 这些还是不错的 也够你看 一段时间了,注意看小说 一定要一直看到完,不能东一下西一下的,我以前就是看这个好,那个也好,结果就看乱了□□□,我给你发一小段 你看适合不 1972年9月。

  北京□,长安街。骄阳仍炙热似火,柏油马路被烤得如同火炉一般,陈东一个人走在街头,心中却是一片悲凉□□□。

  他,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双料博士□□,不信上帝、不信鬼神□□,也浑然不信所谓的时空论,但现实是残酷的□,穿越时空来到这个世界的现实□□,任谁都会接受不了。他本应在十年后出生,在安徽农村长大□□,从小便被有天才之称,高二时便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录取。读大学时,学校教育改革,鼓励学生综合发展□□□,比如推行双学位制□□□,陈东因为才思敏捷□□□,加上刻苦努力,年仅24岁获电子学和工学双博士学位□□。不仅如此□□,在其它体现个人综合素质方面□□,陈东也表现颇佳,本来按照师长和同学们的预计□□,像他这样的人,毕业后一般都会选择去国外某大学访问学者,最不济的也是大公司的研究机构做高科技项目专家,自然“钱途□□”是令人羡慕的□□。

  但是□,他最终的选择□□□,让无数关注他的人大跌眼镜。与旁人猜测不同,他在无数惊诧的目光中,毅然穿上军装□□,走进了军营□□□。当时□,军队为了尽快地应对未来战争及高科技装备的需要,早已开始从地方高校征收大学生入伍。但是对于那些被军队派驻到地方招大学生兵的头头们来说,陈东无疑是块无价之宝□,不用说他在校期间的成绩,也不用说他的数篇获得学术界关注的论文□□,更不用说他的双料博士头衔□,单是他能抛弃优厚的待遇,而选择军队,也足以让这些人感到钦佩。据说不同单位为了争夺他□,不惜打口水官司□,吵得脸红脖子粗□,最后还是某军区的一把手亲自利用家乡牌拉关系,才搞定。

  在军队□□□,陈东如鱼得水□□,利用所学知识,花了两年时间将军区所有武器装备的原理吃透□□□,并改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,有的完全是重新设计。在他的主持和带头下,一个有着不同学历和职务头衔的科研团队很快建立起来,又四年间,数十个项目给军队带来丰厚的成果,使得军队的装备水平极大的提升。他和他的团队所取得的成绩,令军队系统中的科研院所惊叹不已,无数军工单位抛来橄榄枝□,邀请陈东加入他们的单位。可是,就在陈东准备回复这些邀请时,一场空难就让他来到1972年的北京,并占据着一个名叫李思明的中学生身体□。

  此时长安街上,是一片绿色与红色交汇的海洋□□,所有的人都身着绿色的军装和鞋帽,这是整个时代的时尚,红色是迎风飘扬的红旗和人们手中挥舞的红宝书。这是北京中学生的一次集会□□,批判北京所有隐藏在人民教师队伍中反动派,在高台上黑鸦鸦全是北京市各中学生的老师□□,据说每个中学都有□□,而站在台下则是革命小将□□:北京各中学的学生□□□。

  陈东冷眼瞧着周围的一切,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,是的,他只是二十一世纪的人,这里一切的运动、革命□□□、揪斗都与他无关□□□,重生二个月以来□□□,他耳闻目睹了太多的事情,从最初好奇、震惊到现在,只有麻木,甚至产生一种看戏的心态。可不这样叫他怎么办,这是整个时代的麻木,面对全国人民的集体偏执,一个人的力量太小。

  □“李思明!李思明□□□!□□”对,有人在叫自己,这个名字还是不太习惯啊。陈东回头在人群中搜索□□,是张华,这个家伙是陈东来到这个世界除父母外认识的第一个人,是自已在第十五中的同班同学□□。据母亲说,他与自己从小一个院子玩大的,一起上学□□,一起捣蛋,好得一个人似的□□□。

  “思明,你再晚到一会□□□,徐大帅就会骂人了,不要触了霉头!”徐大帅名叫徐子健,是十五中革命小将的头头□□,平时总是以统帅自称□,时间久了□□,其他人都以徐大帅称呼他。

  陈东心说□,我知道才怪了□,张华倒是没有深究□,指着台上说□□:“你看,就是台前正在被批斗的那个老头。”

  陈东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此时在台前被揪斗的是一位身形瘦弱的中年人,戴着厚厚的眼镜□□,白色的衬衫现在已经是五颜六色了,脖子上挂着一个大木板□□□,估计份量不轻□□□,上面写着:

  □□“张老头真够倔的□□,前几天被打得半死□□,都不认罪,真他妈地倔□□!”张华瞧了瞧四周,压低声音说:□□□“徐大帅今天当了这么多革命小将的面□□,丢了面子,正没处发火□□□,小心点□□□!□”

  傍晚时份□,大会结束,陈东与张华一起回到家。这是北京典型的一队工人夫妻的住房□,房子不大□□□,因此加了一个偏厦,充作厨房,房中只有简单的家具□□□,唯一称得上家用电器的只有一台笨重的收音机□□,这还是爸妈省吃俭用才买的。

  陈东先是动手拾掇一下屋子,环顾四周,心灵的深处有种酸酸的味道□□□。在前世□,自己父母死得早□□,虽然自己后来有些出息,让自己遗憾的是:子欲养而亲不在。在这个时代,自己父母俱在□□,他们生活清苦□,但很满足□□,对自己非常关爱。可是若是让他们知道,此李思明非彼李思明□,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□□。陈东有种负罪感。

  李全和沈芳是一起回到家的,他们在同一家纺织厂上班,他们一进家门,就呆住了:家里窗明几净□,上班时来不及收拾的饭桌被擦得干干净净□□□,换洗的衣服已经被洗干净晾在院里,厨房里,儿子正边吹着口哨边炒菜。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,从小到大虽然没有犯过大的错误□□□,可也从没有这么勤快啊!

  “爸妈□□□!你们回来了,饭菜一会就好□□!□”陈东笑着招呼到,他算是想开了,既来之则安之□□□,从今之后自己就是李思明,要好好孝顺爸妈。李全和沈芳此时心里面却是感动得一蹋糊涂。自从上次受伤以来,儿子像是换了一个人,变得自律、文静□□□、懂事,成熟得像个三十岁的成年人□□。

  “儿子□□,以后有什么打算啊?□”母亲沈芳一边吃着儿子亲自做的可口饭菜□□□,一边问。

  □“不知道啊□。”陈东心里何尝不这样问过自己。自己在这个时代只是一个高中还未读完全的中学生,上大学,没戏,整个教育系统已经瘫痪,上大学是不可能的,自已又不是工农兵□,否则还可以推荐上学。

  “听说,党中央又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了□。我们家思明会不会也要去□□□?”母亲一脸担忧地对着父亲说。

  “咱们家思明可没干过农活啊,听说有的还要去黑龙江□,天寒地冻的□□□,有的去西双版纳,那里又是热带雨林,都不是人呆的地方啊。”

  “咱们家思明可不是凡人,到哪里都会有一番作为的,是吧□,思明?”李全为安慰妻子,平时挺实在的人□□,也小小地吹了起来。他没有想到是,儿子真得做出了无数他想都没有想到的大事□□□,何止只是一番作为。

  “那当然了□,爸妈,你们放心吧□,儿子已经长大了,会照顾好自己的,到时我不在你们身边□,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啊。□”陈东对自己身为人子的角色到是很能进入状态。看到儿子如此懂事□□,夫妻两人心里多少有心踏实了。

  晚上的时候□□□,陈东坐在书桌前□□,翻阅着这个身体主人李思明写的日记。还好李思明有写日记的习惯,不然的话,陈东真担心自己会不会露馅。

  李思明这个人□□,1957年出生,今年还差一个月15周岁□□□,说是高中毕业,其实充其量初一水平。因为文革□□,各种运动不断,教育受到严重的冲击,批斗臭老九是李思明和他的同学的主要任务。教育硬件遭到毁灭,教师队伍遭到打击□□□,毁的不仅仅是一代人的教育,更是一代人的未来。在学校□□□,不是去帮助农民夏收□□□、秋收□□□,就是接受军代表进行军事训练□,再有就是参与一次又一次的运动,当然还有揭批学校里的教师。

  □□□“该来的,就让它来吧,从此以后□,世上没有陈东这个人,只有李思明这个人□!”陈东,不,应该是李思明默默地在心里呐喊。

  第二天,六点半□,李思明就已经起床,然后稍做梳洗就出去晨练。这是他前世的习惯,因为他相信身体是革命的本钱□□□,来到这个世界,他自然也遵循这个真理。只是让他不太明白地是,这付身体真是太好了,强度和柔韧性□□□,都是前世无法比拟的,大概是穿越的结果吧□□。记得当初在床上躺了俩月,前一个月每天在昏迷之中□,感觉自己全身每天剧痛无比□,就是一块铁被铁匠反复的敲打。

  清晨的街道□,冷冷清清□,到处都是红的、黑的传单、大字报,内容也是五花八门,诸如“打倒XXX资产阶级当权派”□□、“扫除一切牛鬼蛇神”“打倒苏修分子XXX”等等,在风中花枝招展□。

  跑过几个街道,来到一个菜市场时□,一个花白的身影吸引了他□□。是张宏□□,那个昨天被揪斗的老师□,此时正在路边捡别人扔下的青菜叶。看到李思明笔直地走过来,如惊弓之鸟般站在墙边□,肮脏的蛇皮袋紧紧地握在身后,厚厚地眼镜背后,是一双惊恐无比的眼睛□□□。

  李思明意识到自己吓到他了□,连忙摆出一副自以为很亲和的笑容:“张老师,别害怕□□□,我不会害你的”

  看到张老头那似乎是听天由命的眼神,不由得心里一酸,从兜里掏出一些粮票和油票和一些钱,递给他,那是李子明这些日子掌管家务剩下的,多的不敢给□□,家里的粮□□、油也是定量的□。张老头不由得一愣,李子明却不由分说,塞到他的手里□。

  “冬天已经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好好活着吧□,总有一天太阳将普照大地!”李子明这句话是用俄语说的,他不知道的是张老头也是学俄语出身的。

  回到家□□,做好早饭,父亲李全和母亲沈芳也起床了,吃着儿子做的早饭,两人十分开心□,交待了几句,就一起上班去了。他们都在服装厂上班,父亲是车间主任□□□,母亲是厂会计。

  • 本类最新
  • 精品图文
  • 时尚
  • 新闻
  • 生活
  • 视觉
  • 微爱

图片焦点

返回顶部